<button id="bs0km"><acronym id="bs0km"><cite id="bs0km"></cite></acronym></button>
        <em id="bs0km"></em>

      1. <progress id="bs0km"><track id="bs0km"></track></progress>
      2. <tbody id="bs0km"></tbody>

        <th id="bs0km"><pre id="bs0km"></pre></th>

        • 收藏本站

        蹭元宇宙的“高仿”寶可夢卡牌,正在成為新的天價收藏

        admin資訊人氣:614時間:2022-05-06 06:36:33

        “他靠一聲尖叫拿到了世界冠軍!”

        一張名為“紅墨水”的卡牌,正以5萬美元的價格在電商網站eBay上掛牌出售。這在屢創天價的TCG卡牌圈也許不算什么新聞,可它并非出自3大主流TCG游戲,而是來自一個面市不到1年的新游戲——MetaZoo(元動物園)。

        約合人民幣32萬元

        這款畫風酷似早期寶可夢卡牌的MetaZoo,自今年2月上架北美沃爾瑪后,僅用一周時間就銷售一空;4月的紐約時代廣場上,也能在人群中看到它的巨幅廣告。似乎在一夜之間,一顆卡牌游戲界的超新星就在我們不知道的地方橫空出世了。

        但實際上,就算是在MetaZoo表面火熱的北美,它的玩家數量也非常有限。對它了解最多的,反而是來自收藏和投資界的人,這其中的原因很明顯——它名字中和元宇宙撞車的“元”(Meta)。

        1

        MetaZoo在2020年剛誕生時,元宇宙的概念還沒攀上投資界的風口浪尖。之所以它能用“Meta”的車票搭上元宇宙的快車,是因為它在綜合了幾大卡牌的基礎上,還擺出了區別于其他TCG最大的賣點——大量打破第四面墻的Meta要素。

        在其他TCG游戲里,也有不少把互動帶到牌桌外的卡牌。比如萬智牌著名的“混沌法球”,和我們曾介紹過的一張寶可夢卡牌“夏伯的競猜”。

        盡管這些卡的效果只是簡單的拋擲或對話,但依然因為可能在比賽中引發爭議,成了禁卡表上的???。但在MetaZoo里不同,不僅這類卡牌的數量大幅增加,它打破第四面墻的形式也更加多元。最重要的是,官方不但不禁止,而且鼓勵玩家在比賽中使用它們。

        當玩家打出一張“拉夫蘭蛙人”時,會因為視野范圍內有一杯水讓它獲得額外特效;如果牌手穿著一件皮草,那他使用的“長毛象”就能額外回復20點血量;假如比賽時天空正在下雪,“奇澤魯克”這張卡就能獲得主場優勢的額外特效;甚至在一張名為“澤西惡魔”的卡牌效果下,玩家需要在打出時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才能避免負面效果。

        所以在未來的某場MetaZoo大賽上,我們可能看到選手們賽前全都緊張地查詢著天氣預報,入場時大包小包揣著各種道具。他們穿著不同風格的奇裝異服,吸血鬼傳人或者雪山來客,一眼就能辨認出對應的卡組屬性。等到比賽開始,兩位選手更是會眼花繚亂地擺弄道具,最后在此起彼伏的尖叫和狗吠聲中決出冠軍。

        據制作人Michael Waddell在一次采訪中介紹,他設想中的比賽不僅是個職業選手曲高和寡的盛事,也應該是一次屬于所有玩家的派對。所以他希望靠這些Meta元素讓牌手都代入自己的角色,就像一個個來自世界各地的怪獸訓練家真正在現實中匯聚一堂。

        他希望以第四面墻的破碎提高游戲可玩性的上限,以隨機元素中和競技環境的僵化,并考驗牌手臨陣調整卡組的能力,并用隨之而來的觀賞性吸引更多路人的關注。加上選手的各具特色的打扮和專為這些機制搭建的融匯了各種地形的比賽場地,讓它成為就算不玩游戲也能一看的賽事。

        聽上去類似于打牌動畫中的場地

        比起兩個普通人像雕像一樣摸著下巴思考,兩個Coser一邊打牌一邊表演行為藝術,不管怎樣都聽起來更吸引人??删退隳壳癕etaZoo的賽事還沒有成型,反哺給它的宣傳效果還無從說起,但它依然火了起來。

        MetaZoo爆炸式發展的真正原因,還得說回元宇宙和NFT這陣東風。正是靠著它計劃外的另一重“Meta”,才讓更多人看到了它。

        2

        2021年初,剛剛結束眾籌的MetaZoo在255位參與者的幫助下印出了第一批卡牌,讓Waddell腦海中的游戲成了真??墒菍τ谝豢蠲灰娊泜鞯男掠螒蚨?,眾籌不只是籌措資金的手段,還是前期重要的宣傳方式,但它中規中矩的成績,并沒能讓更多人認識它。

        恰好這時候,師從比特幣的NFT開始興起,受到啟發的Waddell決定趕上這趟風潮。他在卡牌本體還未正式上市的情況下,率先推出了一批MetaZoo的NFT產品。

        這批NFT在現在的市場里,平均價格最低都在0.3以太坊(9600元)左右,最稀有的一款甚至最高被掛牌到50以太坊(約95.6萬元)的天價。雖說這些NFT當時沒能快速炒熱,但在“Meta”熱潮初見苗頭的投資市場,成功為MetaZoo吸引了不少關注。

        對比MetaZoo、元宇宙和NFT的熱度趨勢,會發現它們在時間上高度重合。

        2021年中旬,就在元宇宙成為最大財富密碼的那幾個月,MetaZoo正式發售了。當時集換式卡牌也整體處于前所未有的投資熱里,天價紀錄不斷被打破,稍有收藏潛質的卡牌就能價格暴漲。

        于是MetaZoo此前在投資人和收藏家間留下的印象,這時候徹底引爆成為了投資欲的出口,讓首版卡牌迅速銷售一空,然后以成倍的價格出現在eBay上。之后每一次新版本的開售,同樣都會引來搶購熱潮,再同樣成為eBay上的溢價品。

        除了正好站在風口上的原因外,MetaZoo能在二級市場上這么成功,還離不開官方嘗到甜頭后花樣百出的營銷手段。

        有和滑板綁定出售的特殊版,和沃爾瑪、eBay等平臺合作推出的補充包,還有以信封形式寄給收藏者的樣卡,一部分附有特殊壓花、另一部分印有特殊金邊。它們的共同特點,自然是無一例外全都限量。

        每個MetaZoo的新版本里,都會時不時推出各色限量卡包,始終維持著二級市場的熱度以及收藏者的興趣。NFT市場他們也沒丟下,在定期推出的NFT產品里還學著現實中鑄幣的瑕疵品,做出漏印、重印和破損等稀有版硬幣,漸漸積累出知名度,才在北美的集換式卡牌中嶄露出頭角。

        很多人都覺得,MetaZoo撞了大運才和元宇宙重名,再靠著賣NFT成為了北美的爆款TCG。但如果對它的創始人Waddell稍加了解,就會發現這條極為特殊的成名之路,很有可能是他一開始就設想好的。

        3

        從小喜歡萬智牌和寶可夢卡牌的MetaZoo創始人Waddell,曾是一名國際關系與政治領域的學生。之后因為個人興趣轉去學習了物理和數學,并一路讀到了碩士。

        在他辭職投身MetaZoo前,上一份工作是在美國一家大型金融機構從事數據分析,負責觀察的正好就是收藏品和加密貨幣市場?;蛟S是上一份工作中練就的特殊嗅覺,才讓他看到了互聯網風潮和TCG在收藏市場的潛力,決心開始設計MetaZoo。

        在過往的多次采訪中,他都提到從一開始他的目標就不僅僅是一個卡牌游戲而已,而是能吸引盡更多人的大IP,所以他選擇了都市傳說里的“神秘生物”作為MetaZoo的主題。

        美國有天蛾人,日本有裂口女,我們有水猴子,還有世界通用的UFO。就算身處地球的不同角落,各個文化都能不約而同地孕育出屬于自己的神秘生物,用真假難辨的傳聞、支離破碎的線索和陰謀論編織出怪談故事,抓住人的好奇心。

        這些游離在現實和傳說邊緣的故事受眾廣、數量足、接地氣,更重要的是還不需要授權。從小就為天蛾人、大腳怪等故事著迷的Waddell,認為這是個潛力巨大的寶庫,于是決定以此為藍本打造出一個新的IP巨物,打造“下一個寶可夢”。

        目前只有北美地區的神秘生物,右圖NFT版的天蛾人成交價21.4萬美元

        當MetaZoo的創始人Waddell在采訪中談起自己的商業藍圖時,他從不避諱把自己其他TCG卡牌進行比較,最常提到的就是寶可夢卡牌。

        可能是出于金融人士的本能,在構思系列之初他就想到了怎樣生產毛絨玩具、衣服和牙膏等周邊的事,覺得寶可夢現在采用的授權模式非常值得借鑒。同時他也很清楚MetaZoo受眾的定位,就像家長和孩子都會閱讀的繪本故事書,所以挑了可愛的懷舊畫風塑造那些耳熟能詳的怪獸。

        但正是這些舉措,引起了部分寶可夢卡牌粉絲的反感。

        最直觀的原因,是因為它們很像。很多人在看到MetaZoo后,從Logo字體到卡面畫風,第一時間都會聯想到早期寶可夢。所以不少網友在討論它的時候,直接將它稱為高仿寶可夢卡牌,甚至罵它看起來就像盜版。

        從卡牌畫風和故事風格來看二者的受眾必然有交集,所以還有人抱怨Waddell宣傳自家游戲時,總忘不了提兩句寶可夢卡牌。認為他在宣傳時潛移默化地搶玩家,有碰瓷營銷的嫌疑。

        可即便如此,他仍會一遍遍在采訪中談起寶可夢。上個月聊到計劃在今年公布的MetaZoo在線客戶端游戲時,也不忘直接對標《寶可夢卡牌Online》描述自家產品。

        從結果看來,目前MetaZoo做的大部分營銷都很成功,劍走偏鋒地從投資市場賺來了知名度,再靠話題吸引玩家加入。但也正是在這條捷徑上的高速疾馳,讓它在不知不覺間,來到了一個大坑面前。

        4

        不管是一年前在展會上靠贈送卡包吸引路人的MetaZoo,還是一年后的同一地點讓人大排長龍買限量包的MetaZoo,都從未間斷過Meta玩法卡牌的推出,因為這一直是他們宣傳的最大賣點。

        它聽上去兼顧了觀賞性和可玩性,但操作和判定復雜,不少玩家還質疑它對游戲平衡性的影響是否可控。更重要的是,它十分依賴面對面的線下游戲。

        但現在MetaZoo的社區里,有不少玩家都被迫放棄了更符合設計初衷的線下對戰,退而求其次選擇用《桌游模擬器》來玩,從沒體驗過“打破第四面墻”的最大特色。

        如今MetaZoo在線上炒得火熱,但高價卡對入坑卻并不友好。不只是稀有卡牌賣出天價,普通卡包也受到波及溢價不少,最先買到新卡的永遠是炒卡的人,玩家很難第一時間買到原價卡包。

        新拓展包的價格經過巨幅波動后,再度回歸缺貨狀態

        這進一步動搖了線下玩家薄弱的基礎。很多玩家反映在當地的牌店里,買不到卡、組不到人,更別說組織當地的比賽了,所以他們只能通過《桌游模擬器》的MOD組織線上游戲。

        目前官方已經注意到這部分線上玩家,才會公布前面提到的在線游戲企劃,即使這和他們設想中將大放異彩的Meta玩法背道而馳。

        根據他們透露,即使進軍線上MetaZoo仍不會放棄這個賣點,地理位置、當地天氣等要素仍然可以打破第四面墻。但這聽上去隱私安全隱患不小,改用虛擬形象等要素替代真人的話,聽上去又更像充值加屬性的道具和適合做成NFT的新素材,都遠沒有線下的整活和Cosplay更有吸引力。

        反而像QQ秀這種被元宇宙拿來老樹刷新漆的東西

        作為收藏品的Metazoo無疑是成功的,短短一年就從收藏價值上大做文章異軍突起。但作為一款TCG卡牌,它發展緩慢,玩家的增長速度遠遠落后于它在eBay上的價格躥升。

        當然,他們也并沒打算放棄作為立身之本的線下市場。目前正計劃組織官方的系列賽事,并用NFT等地方賺來的錢為比賽提供高額獎金,吸引更多關注,反哺游戲本身。

        他們應該也明白了,玩家才是支撐起構想中龐大IP帝國的基礎。當投機泡沫消散、卡牌價格大潮退去,只有身邊真正的游泳愛好者夠多,才能擋住自己曾經裸泳的尷尬,避免和許多同樣曾躊躇滿志的TCG同行一樣默默消失。

        MetaZoo卡牌外互動的玩法和都市傳說神秘生物的背景,聽上去都極具潛力,未來確有可能聚攏一批真正的粉絲實現宏大藍圖的設想,但現在還差得遠。

        可能在投資圈目光長遠的Waddell自己也沒想到,漲勢喜人的MetaZoo作為一款游戲,到頭來最缺的,反而還是玩家。

        本站所有視頻和圖片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本網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并不提供資源存儲,也不參與錄制、上傳
        若本站收錄的節目無意侵犯了貴司版權,請發郵件至fuqiyuwang@gmail.com (我們會在3個工作日內刪除侵權內容,謝謝。)

        ? 2022 www.seanhess.net 91美劇網 魯ICP備18019336號

        為了避免您找不到我們,請按 ctrl+d 主動收藏91美劇網哦~
        国自产拍精品偷拍视频,2022国自产拍精品露脸,国产色产综合色产在线视频,肉丝袜AV.